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Google 蜻蜓,飞去不再来

原创: 光谱 杜晨 硅星人 原文

从秘密开发,员工抗议到戛然而止,复盘Google中国搜索app的短命两年和它的前世今生。

1.

2016年,发生在中国互联网上的一件事情,让 Google 的高管意识到:他们早在六年前退出的这个国家,兴许还有回去的希望。

事情是在2016年四月爆发的,当时一位名叫魏则西的青年因病离开了人世。在临死之际,魏则西发表了一篇文章,声讨治疗自己的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一家莆田系医院——草菅人命,而发布了这家医院广告的百度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网民对莆田系医院以及百度广告平台/搜索引擎的怨恨,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事态迅速升级到不可控制,网络上的相关报道和内容接踵而至。百度在五月一日开除了负责相关业务的副总裁王湛,次日公司创始人、CEO 兼董事长李彦宏又被有关部门约谈。

有相关从业人士表示,应通过立法或行业协会进行规范,要求搜索引擎服务商在提供推广服务时承担更重的义务。网络上甚至出现了一种声音,希望谷歌搜索重返中国参与竞争,打破百度一家独大的局面。

2017年的春天,Google CEO Sundar Pichai 和几个心腹手下碰面,确定了重返中国的策略。

他们决定在遵守当地有关法律法规政策的前提下,重新开发一个面向中国市场的搜索App,代号为 Dragonfly(蜻蜓)

Sundar Pichai 在中国出席高层会议

在那场会面之后,搜索部门的一个秘密小团队启动了 Dragonfly 的开发工作。这个团队一开始只有几个人,后来逐渐扩张,但仍然披着一层神秘的外衣。他们被上司禁止和其他员工以及外界,特别是媒体记者,透露自己正在开发的项目。

根据爆料媒体 The Intercept 的报道,Google 高管 Ben Gomes 是这个项目主要的牵头人之一。他是公司的老兵,最早就在做搜索引擎,负责用户体验和功能的部分,一直做到了2017年还没当上搜索老大,却是部门内权力最大的三位高管之一。

在 Dragonfly 项目里,Gomes 会告诉员工“你们正在做一件对公司很重要的事情”,以此来打消他们心中因道德而形成的接受障碍和自我怀疑。

的确,任何一个加入 Dragonfly 项目的人,都会发现这个搜索 app 和他们过去一直开发和维护的 Google 搜索引擎不太一样。

爆料内容显示:Dragonfly 会在结果里屏蔽掉一系列不予显示的网站和内容;并且,当用户输入一些特定的关键词时,Dragonfly 会完全屏蔽掉所有的结果。

不仅如此,在传统的 Google 搜索引擎上,用户不需要登录就可以进行搜索,而 Dragonfly 对此有不同要求,用户必须登录才可以使用;而且,由于 Dragonfly 最初以 Android app 的形式出现,从一开始 就引入了手机号绑定的设定。

这意味着当用户在他们的手机上安装并且使用 Dragonfly 应用的时候,他们的用户账户、搜索行为记录和手机号会被绑定起来。由于在中国手机号采取实名制,Dragonfly 的这些设定在后来被认为是对用户隐私的轻视。

很快,Google 员工就开发出了几款示范性质的 Android app,代号“茅台”和“龙飞”(Dragonfly 的字面翻译)。Pichai 在2017年12月来到了中国,展示了项目目前的进展,并且演示了这些软件。

此后,在继续保持神秘的前提下,Dragonfly 项目团队加快了扩张,最终人数增加到了几百人,分布在加州山景城总部和北京的办公室。与此同时,Google 搜索部门总负责人离职,Ben Gomes 成为了新的 VP of Search。

Google 在北京的办公地点之一

对于一部分员工,Gomes 的升职似乎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 Dragonfly 存在的正义性;而对于另一部分员工来说,他们更加不理解 Google 为何会允许这样一个违背公司价值观的项目存在,更何况还要对其守口如瓶。

而随着媒体对该项目的爆料,这种存在于员工心底里的、消极的反抗,最终还是不可避免地变成了口诛笔伐。

1 2 3 4
赞(0) 打赏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