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未来20年,大陆应该如何更优雅地处理台湾问题

十、维稳——宝岛的用途

1949年10月,解放军解放了广州,兵临深圳界河边,却停止了脚步。这是为什么?

解放军不打香港并非是到解放广州时才临时决定的,毛泽东对此问题早有考虑。早在1946年12月,毛泽东就对来访的西方记者说过,对香港“我们现在不提出立即归还的要求,中国那么大,许多地方都没有管理好,先急于要这块小地方干吗?将来可按协商办法解决”(《毛泽东文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第207页。)。

当时,毛泽东在香港问题上所采取的上述政策,曾受到国际上一些共产党的批评。他们认为中国对帝国主义的态度过于软弱,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竟然会允许殖民统治的存在。毛泽东回应说:“至于香港,英国没有多少军事力量,我们要占领是可以的。但过去有条约关系,小部分是割让的,大部分是租借的,租期是九十九年,还有三十四年才满期。这是特殊情况,我们暂时不准备动它。香港是通商要道,如果我们现在就控制它,对世界贸易、对我们同世界的贸易关系都不利,我们暂时不准备动它。”(毛泽东1963年8月9日同索马里总理舍马克的谈话,《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5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249—250页。)

链接:揭秘:1949年毛泽东为何决定不打香港?

能取而暂时不取,从通盘全局利益角度考虑问题,而不是从一隅一地角度考虑问题,这是毛泽东这样的大战略家与普通网络热血民族主义分子的区别。毛泽东并不把“捍卫祖国领土”的理念当做刻板的宗教去执行,而是把领土视为国家利益的一个组成部分,如果一小部分土地暂时不收回,更有利于全局国家利益,那就可以暂时不收回。晚一些,等到更合适的时候再收回,只要最终收了就行。

今天的台湾,其实也有点类似于这样的情况。

你急着收复台湾,对全局有什么好处呢?收复一个全是天然独的岛屿,杀不得打不得碰不得只能养着,空耗大陆各种内政外交资源,有多大意思?
收复台湾就能突破第一岛链?是否真正突破第一岛链,是靠人民海军的建设,是看我们下饺子的速度和质量。就算你有了台湾,海军不行的话,就算出去了,下一步呢?在第一岛链之外不还是被动挨打?相反,如果海军强了,什么第一第二岛链,敌人不会无谓把有生力量放在被动挨打的地方,就算放了我们也能战而胜之。

前面几个章节,已经论述了收复台湾没必要太着急。那么,如果台湾暂时不收复,这段时间内台湾还能怎么利用呢?

这里讨论一个问题:新中国最危险的时代是什么时候?
是抗美援朝时期?是三年经济困难时期?还是文化大革命时期?

在我看来,都不是,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和九十年代,这是新中国历史上的一个特殊的“悬空时代”。

新中国的前三十年,民众的比较对象,是那个一塌糊涂、人间地狱的中华民国时代。就算这三十年里有暂时的经济困难,对多数民众而已,多数时间也比民国时代要强。再加上社会上的生活水平差距相对较小,要穷都穷,也没有多少不平衡感。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国门初开之后,没有经过旧社会经历的年轻人,直接对比对象由旧社会变成了经历了第三次工业革命加成的西方列强。而之前的三十年,中国主要补的是第一次和第二次工业革命的课(而且还没来得及补完),更没多少剩余资源投入到民众的直接消费领域。更糟糕的是前三十年的信息闭塞导致人们低估了中国和西方的实力差距。因此猛然出去一看人家的高楼大厦、汽车洋房,大半个知识分子阶层在巨大的差距之前直接就跪了。

这次意识形态领域的大溃败,和清朝民国那次还有不同。这次是觉得自己已经拥有了两弹一星,已经经历了二十多年的建设,已经变成了世界五常,已经人民翻身,已经国家建设取得了巨大成就,长江大桥、人工牛胰岛素、万吨水压机这些先进技术我们都有了,中国人民已经站了起来,已经不是当年的吴下阿蒙,已经不是当年国民党时代的鱼腩了,就算还比西方发达国家还差点,但也不可能差距特别多,更不可能差距到几乎绝望的程度。今天的中国,已经屹立于世界的东方,我们建国三十年取得的辉煌成果,没有任何人能够否认,值得每一个中华儿女为之自豪!

  几乎与此同时,发自木星基地的实况网像也到达了地球,人们在电视中看到,漆黑的太空中,突然出现了两千个太阳!它们排成一个长方形的严整阵列,赫然出现在永恒的宇宙之夜中,让人们不约而同地想起了一句话:上帝说要有光,于是有了光。在两千个太阳的照耀下,木星和它的卫星都像在燃烧,木星大气层被辐射电离,引发的闪电布满了行星面向舰队的半个表面,构成了一张电光闪烁的巨毯。舰队体开始加速,但阵列丝毫不乱,这堵太阳的巨墙以雷霆万钧的气势向太空深处庄严推进,向整个宇宙昭示着人类的尊严和不可战胜的力量
两个世纪前被三体舰队出发的影像所压抑的人类精神,终于得到了彻底的解放。这一时刻,银河系的星海默默地收敛了自己的光芒,大写的“人”与上帝合为一体,傲然独步于宇宙间。
所有的人都在欢呼中热泪盈眶,许多人因激动而嚎啕大哭,在历史上从来没有这样一个时刻,每个人都为自己是人类的一员而感到如此幸运和自豪。


结果打开国门一看,真正看到了人家过的日子,再看看自己过的日子……

但现在。联合舰队却面对这样一个事实:唯一的敌人就是一个小小的探测器,这是从三体实力海洋中溅出的一滴水,而这滴水的攻击方式。只是人类海军曾经使用过的最古老最原始的战术——撞击。
……
这时,舰队的指挥官们都处于一种震颤麻木状态中,在过去长达两个世纪的太空战略和战术研究中,设想过各种极端的战场情况。但目睹一百艘战舰像一挂鞭炮似的在一分钟内炸完,还是超出了他们的心理承受能力。
……
毁灭人类全部太空力量的,只是三体世界的一粒探测器,同样的探测器,还有九个将在三年后到达太阳系,这十个探测器加在一起,大小也不及一艘三体战舰的万分之一,而这样的三体战舰还有一千艘,正在夜以继日地向太阳系飞来。

这种由高到低的巨大心理落差引发的精神崩溃更加极端猛烈,使一些人直接把新中国以来的全部历史整个否定掉了。

1988年,中央电视台拍过一部六集政论片,从头到尾字里行间都充斥着这种地球文明面对三体文明般的绝望心态,并由绝望转向对对方的真心倾慕,再变为对自己原先道路的彻底否定。越过二十八年的时光,我们今天还可以从这些文字中感受到这样的情绪:

        贫瘠的黄土高原。破烂的窑洞。呆滞菜色的脸。
然而问题在于,这种文明是怎样养活著中国人的。直到一九八零年,在距离兰州市仅四十公里的一个公社里,人均口粮只有四十到一百斤,三分之二的农民,家中土坑上没有坑席,平均三个人才拥有一床烂棉絮;百分之六十以上的人冬天没有棉衣。
……
        睁开眼睛看看我们民族在这个星球上的处境吧!世界银行的年度报告显示出来这样一些数字:中国人均国民生长总值,在一百二十八个国家中,总是徘徊在倒数第二十位前后,同索马里,坦桑尼亚这些非洲穷国作伴。中国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增长率,出口商品结构,教育卫生投资,还不及亚洲四小龙。一九六零年的时候,中国国民生产总值和日本相当,到一九八五年只占日本的五分之一,美国的国民生产总值在一九六零年是超过中国四六零零亿美元,到一九八五年竟超出了三六八零零亿美元!
我们总以为我们还在长进,殊不知人家的长进比我们快得多!这种差距如果按现在的比率发展下去,有人作了一个可怕的比喻:再过五,六十年,中国将重现鸦片战争时的状况--外国人拥有洋枪洋炮,中国人只有大刀长矛。难怪有人要大生疾呼:弄不好,中国将被开除球籍!
……        历史证明:按照一种内陆文化的统治模式来进行现代化建设,虽然也能容纳现代科技的某些新成果,甚至卫星可以上天,原子弹可以爆炸,但却不能根本性地赋予整个民族以一种强大的文明活力。
只有当蔚蓝色的海风终于化为雨水,重新滋润这片乾旱的黄土地时,这些只在春节喜庆日子里才迸发出来的令人惊异的活力,才有可能使巨大的黄土高原重新获得生机。
……        黄河必须消除它对大海的恐惧。        黄河必须保持来自高原的百折不挠的意志与冲动。        生命之水来自大海,流归大海。        千年孤独之后的黄河,终于看到了蔚蓝色的大海。

在这种对自己彻底否定的大环境下,很多人扭头看了看东南沿海,发现了一个绝好的注脚:台湾。

于是,台湾在那个年代里,被很多“知识分子”打扮成了这样一幅模样:先总统蒋公虽然在大陆失败了,但选择了一条和大陆不同,并最终被实践证明是正确的道路,这说明什么?说明从1949年以来中国大陆的实践是彻底错误、完全错误的。要改变这一切,只有学习台湾,照搬台湾,以台湾为师,甚至应该把国民党请回来,我们之前打国民党打错了,现在受穷都是报应啊。

从改革开放打开大门的那天起,台湾就作为一个极为扎眼的存在,时刻威胁着中国大陆执政党的合法性。虽然台湾的崛起并不是真的像某些知识分子鼓吹的那样,是蒋公英明神武、资本主义光荣正确、民主自由盖世神功。但普通民众并不管这些,他们更习惯从直观的角度看:台湾现在比你富这么多,明显说明人家的体制好啊。很多公知也利用了这种想法,故意把台湾和大陆暂时的经济差距,引导到对大陆现有体制的不满,引导到对“自由民主”的鼓吹。
(参考阅读:《马平:拿了大陆黄金 台湾欠大陆“救命钱”》)

这种直观的想法,到今天也仍然有不少人持有。不过好在,用不了多少时间,台湾这个曾经威胁TG执政合法性的刺头,很快就要变成维护TG合法性的工具了。

台湾的“民主”始自1996年,那一年,台湾第一次直选岛内领导人,这一年被很多人视为台湾的“民主元年”。

那一年的台湾,真是意气风发啊。看看经济数据,位列世界第19位,总量和整个中国大陆在同一个数量级上(大陆GDP不到台湾的三倍),一个小小台湾,军费甚至还高于中国大陆。

这还是1996年,如果放在那部政论片诞生的1988年左右,这个数据的对比还要更惊人——台湾GDP是大陆的45%左右,人均GDP、工资收入等等就根本不用比了,完全是天壤之别。
在这样的差距面前,有多少大陆知识分子还能保持镇定?跪舔是大概率事件。

当时台湾来的,对大陆人而言,都是有钱人。而今天,大陆的企业已经能用几倍的工资从台湾挖人了,两岸的收入差距缩到了几十年来的最小值,很多知乎网友的收入,放在台湾也都不能算低收入了。

当然,就像前面章节说的,这并不是终点,两岸的收入差距还会继续缩小,然后易位,然后再扩大。

好了,把整个时间线拉远,我们有希望看到一幅什么图景呢?如果台湾从实行“自由民主”之初的龙傲天高大上的富裕文明状态,跌落到委内瑞拉一样从垃圾堆里找菜叶的话,对于大陆人来说,还有什么比这更有说服力的“维稳”活剧呢?TG将收获一个多么精准漂亮的用于展现“民主自由”大失败的标本——就如同当年的苏东的崩溃被西方用于展示社会主义的失败一样。

届时台湾自爆程度越惨,台湾社会在经济崩溃后各种突破人性下限的事件越多,给大陆人打的心理刺激预防针剂量也就越足,对“民主自由”、“多党政治”的免疫也就越彻底——至少在一两代人之内是这样。

至此,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在理论上有威胁的最后一块缺口也被用预防针填补了空白:
“老路”预防针:朝鲜
“邪路”预防针(同体量):印度
“邪路”预防针(同文同种):台湾

这意味着在宏观上的“维稳”彻底完成。今后,就算大陆内部再有什么具体负面事件,也只能就事论事具体批判,而没办法被人别有用心引导到“应效仿XX政治体制”上了——诺,实行XX体制的那个家伙还重伤躺着呢,你要学他?

TG如果在台湾还没衰落到位的时候就急吼吼地收了台湾,不但预防针打不上了,而且台湾的道路是被大陆中止的,没办法展示“民主自由”的副作用了,还会被视为破坏者,而不是拯救者。

在一定时间段内坐视台湾衰落而暂不收回的最大好处,就是可以用于在大陆人心目中彻底搞臭“民主自由”这块招牌,从而清除掉几十年来始终悬在头顶上的那颗意识形态上的定时炸弹,为中国大陆的继续稳定发展做出重要贡献。而且更美妙的是,这样的维稳利器,不需要花费大陆纳税人的一分钱。

可能会有人问一个问题:如果抛开宣传角度,就事论事,台湾的衰落真的是“民主自由”的错吗?
如果说实话的话,我认为并不是主要原因。就算台湾完全励精图治,在崛起的中国大陆面前,由于体量的巨大差距,最终也会被吸收掉,但那个过程会漫长很多,而且对大陆而言,吸收后的效果也差很多,还会有一些不确定性。
但是,台湾劣质的“民主”也是衰落的重要辅助原因,它使台湾愈加民粹化,日益背离经济建设的大方向,使台湾决策愚蠢化肤浅化,加快了台湾衰落崩塌的过程。
不过没关系,就算它不是主要原因,届时大陆和台湾也自然会涌现出一帮善于“独立思考”的人会替你讲出这个话的——就像当年他们把苏东失败简单归咎于社会主义、把台湾崛起简单归因于“自由民主”一样,而普通民众也会很乐于相信,因为这个逻辑看上去和之前的逻辑同样简洁清晰、对比有力。

曾经作为政治威胁的台湾,也可以变为接下来的维稳工具台湾。起作用的是背后的经济力量对比的变化,是生产力和经济基础的变化,造成了上层建筑的变化。

今天在大陆和海外有一些公知,出于对“自由民主”的热爱和“逢共必反”的偏执,对台独暧昧不已,甚至希望“台湾作为一个民主自由的世外桃源,最好保持不统状态”。不知道这些人如果未来发现,自己的言行,客观上实际为自己日夜咒骂的政权,塑造了一个绝佳的维稳工具的时候,脸上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台湾同胞在中国崛起的过程中,相对而言一直出力不多,就以这种形式,为国家做点贡献吧。而且这也不是大陆逼着你这么做的,路既然是你自己选择的,跪着也要走完。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耍Q-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 未来20年,大陆应该如何更优雅地处理台湾问题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