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未来20年,大陆应该如何更优雅地处理台湾问题

十四、探索——为中国也为世界

看了上面的章节,肯定会有朋友怒斥:你这个精神赵家人,为什么如此仇视自由民主?在专制政权下苟且当奴才当太监吃地沟油吸雾霾就这么舒服吗?

当然,这里毕竟是知乎,网友相对而言都比较有素质一些,就算有些朋友心里是这么想的,但直接这样扣帽子谩骂的肯定也是少数。但这种类似的攻击性言论,在平时网络上见的确实很多。

“精神赵家人”这个帽子是最近一两年才被有些人发明出来当做新武器使用的。这个帽子的一个潜在逻辑是——你并不是统治集团的一员,却以统治集团的思维和利益角度考虑问题,这是荒谬的。

但事实上,这样的攻击在逻辑上是站不住脚的,因为支持现有体制,同样也可以是从自己的利益角度出发。

这个体制下,中国摆脱了百年来的积贫积弱,很多普通人活到现在都没看到过一个民国时期常见的“路倒”,普通人没有获得好处吗?
这个体制下,中国为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的所有人,无论是深山、峡谷、荒漠、戈壁的民众,都提供了电力服务,哪怕给他们供电,收100年的电费也回不了本。(链接:中国无电人口全部用上电)
这个体制下,即使是底层屌丝,也有不小希望通过自身的努力改变自己命运,上升到中层、中产甚至是高层的社会地位。虽然这个通道也在变得狭窄,但放眼世界,有几个国家的社会有这样的阶层间流动性?
这个体制下,有越来越多的人能够享受现代文明,能够和世界上最发达的那些国家享用同样的现代工业产品,而且正在逐渐把制造这些现代工业产品的利润留在国内,进一步普惠普通民众。
这个体制下,中国正在把超过地球上所有发达国家人口总和的国民们,努力向工业文明和更发达舒适生活的方向带动,这个过程中,绝大多数普通百姓,都获得了实实在在的好处。

对于某些偏执的公知,我想说的是,这几年TG在舆论上的支持度稍有上升,是因为中国的地位在世界上提升的结果,是普通人感受到的生活环境和质量提升的结果,这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体现,几顶空洞的“精赵”、“小粉红”的帽子对逆转这个趋势毫无意义,因为这压根就不是仅仅由上层建筑层面所决定的事。

有人可能会说,可是相比你得到的那些实惠,“赵家人”们赚了更多啊?给你点面包渣,你就满足了?你怎么不看看社会上那些不公平事件,你怎么不看看那些贪污腐败,你怎不看看雷洋、邓玉娇、躲猫猫?

首先我要说,任何一个国家的社会都有阴暗面。当然,这个时候肯定有人说,那为什么人家民主国家这种阴暗面就少呢?

所以接下来要说的是,一个国家的公平正义程度,往往是和这个国家经济发达程度成高度正相关的,而和这个国家采用的政治制度几乎没多少相关性的。地球上200多个国家地区,我们可以很容易地验证这个规律——公平正义程度高的,几乎都是发达国家和地区。

为什么呢?整个社会的蛋糕大了之后,总会有相当部分蛋糕漏到普通人这里的,而民众中有越多人富裕了之后,才会有更高比例的人开始在乎吃相,开始在乎挣钱方式的优雅,更有意愿“站着把钱挣了”,这个时候整个社会的环境才具备了进一步向好的基础,无论是严刑峻法还是制度契约,这个时候,才会有更多比例的人愿意去遵守。相反,如果不具备良好的物质条件,无论你在上层建筑层面采用极端手段,还是心灵鸡汤,在沉重的现实面前都会被扭曲异化,无法起到想象中的作用。

所以说,提高整个社会的公平正义,根本的突破点不在表面上浮光掠影的政治制度,而在深层次的经济和技术层面。没有经济技术层面的支持,政治制度只是弱不禁风的纸糊房子——想想那些表面上实行了“民主制度”但却在实际执行中严重走样的发展中国家吧;同理,只要当前政治制度符合工业化发展的要求,能够继续推动技术的发展,那么在经济层面取得了改善之后,必然也会引导政治制度向适合它发展的方向进一步进化。

为什么发达国家们用“自由民主”就没事,而在一大批移植过去的国家就体现不出“优越性”?
原因之一就是上面说的,前者是先塑造了相应的经济地基,然后自然进化衍生出适应这种地基的政治制度高楼;而后者则是看着这楼模样不错,我自己也用柴火搭一个看上去长的差不多的吧,后果可想而知。

所以说,既然现有的体制有强大的动力和能力来发展工业,发展经济,发展科技,那就应该坚定地支持它。不仅仅是因为可以改善我们的生活环境,还因为只有这样的发展,才能更快带来真正意义上公平正义、带来符合本国现实的民主。

如果仔细看本文,可以发现,在十三章之前,所有的”自由民主“都是打了引号的,因为我不认为那是真正意义上的自由或者民主,顶多只是在西方实践过的一种具体形式罢了。

现在台湾民主的乱象,很多台湾同胞认为是由于台湾引入“自由民主”时间尚短,在实践上经验不足,等以后台湾民主成熟了之后就好了,现在只是阵痛。

在我看来,这不是什么由于台湾“民主”暂时不成熟导致的阵痛,而是西方民主(多党选举政治)本身固有的死穴——无法适应非同质化社会。

我之前写过一篇文章《为什么西方民主理论听上去很美,但实际执行时经常走样?》,把其中的部分摘录如下:

除了这个之外,政治意识形态的分歧也可以用来操作,这点在中国也是如此。我举个例子,假如现在中国实行全民选举了,两个人在对毛泽东的认识上有分歧,一个说毛泽东是民族英雄,一个说毛泽东是恶魔。好了,现在如果让各位混时事论坛的网民投票,大家觉得就凭各位在论坛混了这么久的认识,绝大多数人还会去仔细分析这两个人的具体产业政策、就业政策、教育政策、科技政策等等的治国优劣吗?仅凭对毛泽东的两极认识分歧,就足够让他们分成两个阵营来投票了!

台湾的蓝绿,实际上就是这样。只不过这里的毛泽东换成了蒋介石,换成了228,换成了台湾主体论。

而在中国,能够引发意识形态分裂的,何止一个毛泽东?偏自由还是偏民主还是偏共党,亲美还是亲日还是自主,怎么评价1840-1979年的大大小小历史,少数民族区域的民族意识,宗教意识,这些引发意识形态撕裂话题多了去了。

这个时候,谁还去在意什么治国理政的实际工作?有这么轻松的通过割裂意识形态来获取选票的方式,不用不成了傻瓜?

西方的所谓多党选举,其实有非常苛刻的前提条件限制,你可以看到,只要不符合这个前提条件的,民主化后,原有的裂痕不但不会消解,反而会更加扩大和撕裂。

这个条件就是:国民中不能有根本性的意识形态裂痕分歧,或者虽有分歧,但其中一种的拥护人数要占据绝对多数。

只有在这种情况下,两党或多党选举时,大家才可能就事论事,心平气和讨论具体事务,而不是互相用意识形态攻击、强化身份认同的方式和捞取选票。

例如,台湾有统独分歧,这是根本性的意识形态分歧,所以两党都不干事,天天用统独来扯皮。不是他们不想干事,而是干事换不来选票,远不如高喊“爱台湾”、“KMT卖台”之类的口号让选票来的快。

而很不幸,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由于历史和现实的复杂国内环境,大多数都是“非同质化社会”。其实就连西方国家自身(欧洲首当其冲),在接下来的民族和人种变化中,都恐怕难以避免变为“非同质化社会”。届时,现有的西方民主制度,在西方国家内部,也将面临大动荡大撕裂和制度生死存亡的抉择——要命,还是要“普世价值”。

有人又会问了,就算西方“民主”有这样那样的不好,可你特色中修就好到哪里去了吗?你凭什么说你以后能上升为新的普世价值?难道人类文明以后的普世价值是喝地沟油?

这也是网上常见的逻辑误区——把一个文明内部特定时期的现象,和这个文明本身混同起来。
举个例子,镀金时代的美国,其黑暗程度比今天的中国大大有过之而无不及,有些词语看起来也非常熟悉:官商勾结、食品黑幕、人性堕落、道德沦丧……(链接:美国“镀金时代”的腐败),而当时美国已经实行了100多年的“美国体制”,对此却完全束手无策。但与此同时,美国经济快速发展,新科技成果层出不穷,并日益成为世界第一大工业国(直到100多年后才被中国取代)。如果那个时候我们说,随着美国经济的崛起,美国的价值将成为世界的普世价值,那是否意味着司法腐败、政党分赃、官匪勾结、官商一体,私刑泛滥,甚至比纳粹还恐怖的活烤黑人(链接:1916年美国万人活烤黑人大会!美国历史上的阴暗),将成为20世纪中叶之后的普世价值?

社会快速发展和转型时期,同样也是社会矛盾密集和层出不穷的时期,如果想快速度过这个阶段而不是像菲律宾、南美那样长期陷在这里,就要靠大力发展科技和工业化,把经济提上去,让更高比例的人口变得既有能力也有意愿“站着挣钱”,最后才是在上层建筑层面用“制度”进行固化收尾,完工。

其实从上面的论述可以看出来,按照同样的理论,中国未来的体制,随着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同样会发生进化和改变,而且和西方当年一样,这次将是基于内生的制度建构,而不是盲目地移植。

改变的方向是什么呢?民主,不加引号。

如果看过我之前在知乎答案的朋友会知道,在我看来,未来人类文明的方向,是共产主义社会(链接:共产主义真的能够实现吗?「按需分配」从人性上来讲是不是个笑话?- 常凯申的回答)。共产主义社会是什么样的呢?按照马克思的说法,是“自由人联合体”。

也就是说,整个社会是由自由人联合而成,政府由于已经没有存在意义而自然消亡——终于不用纠结是大政府小社会还是小政府大社会了——或者说,政府就是社会,社会就是政府。

这样一个社会里,每个人享有的将是高度民主和管理社会的权力。当然,在马克思的时代不可能描述出这个社会实现的具体技术细节。但在21世纪的今天,我们应该能猜到一些了,它应该是基于高速联通的信息网络和强大的数据分析能力,使得信息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经过高效大数据处理总结,有能力以丰富全面的形式传递给每一个自由人,从而使得整个社会具备实时管理自身,快速合理决策的能力。

当然,共产主义社会的细节并不是我们这篇文章讨论的主要内容,如果对这方面感兴趣,可以阅读上面那篇文章的链接。这里要说的是,人类文明的未来是共产主义,而共产主义是高度民主的社会,所以,民主是未来的方向。

随着现在的生产力水平逐渐过渡到共产主义社会的生产力水平,现在的体制,如果想顺应生产力发展,那么也必须要以一种相对平滑的演变过程过渡到完全民主的时代,否则就会阻碍生产力发展。

这个政治体制的演变的过程具体会是什么样子,各个中间过程中的政治形态是什么样子的,这个问题恐怕今天没有人能够精确知道。历史的走向,是所有历史参与者所施加的效果,做平行四边形法则之后的结果。

但不管怎么样,未来的中国政治生态的大方向是会越来文明,公众的参与度,知情度,对政治的影响力,都应该越来越提高。中国未来的任务,是要摸索出一套适应本国国情的民主化之路,借鉴西方民主的优点,同时吸取西方民主制度的教训,走出一条新路。

这条新路前所未有,仅仅知道一个大方向,但谁也不知道它每一步具体应该怎么走,都要摸着石头过河。这条新路的探索,不仅仅对中国有意义,对整个世界和人类文明的未来也是如此——大批发展中国家对西方民主水土不服;而发达国家本身由于国内“换种”,正在日益变成不适应西方民主的“非同质化社会”。

西方文明是伟大的文明,西方政治体制也是人类文明的伟大结晶。但今天,它已经日益走向僵化的程序正义和教条式的政治正确,它正在慢慢丧失自己的宝贵活力。

这条新路,只有拥有世界上最庞大工业人口数量、作为世界第一大工业国和有爆发潜力的新兴科技强国、因此有能力不走帝国主义者们侵略殖民老路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才有能力和希望探索并最终走通。无论是器物层面(链接:如何看待1935年遵义会议?-常凯申的回答),还是制度层面,接下来中国都要准备好为人类文明作出更大的贡献。这既是无法回避的“昭昭天命”,也是为14亿中国人谋求更好的生活环境,谋求更公平正义社会的必然要求。

在本章节最后,可能还有朋友会质疑:你前面说的,无非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我就觉得这是马克思主义的洗脑,明明是上层建筑决定经济基础才对,西方国家发达,恰恰是因为他们民主自由,所以才发达。

借着这个问题,终于可以回到本章节一直很少提到的台湾来了——接下来正好有一个很完美的试验品嘛——像本文说的那样,当我们以非物理手段,间接抽掉台湾的经济基础的时候,看看台湾是会继续保持文明和精致,还是会符合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论述,变成一个野蛮混乱、自己内部互相伤害的社会。

这将会是一场令所有中国人印象深刻的政治课和精神洗礼,再次感谢台湾同胞提供了这样的机会。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耍Q-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 未来20年,大陆应该如何更优雅地处理台湾问题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