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未来20年,大陆应该如何更优雅地处理台湾问题

七、粮食?这不都是粮食?

其实,无论是大陆还是台湾,都有不少人对台湾经济衰落之后会发生的事情缺乏概念。一个很简单的想当然的观念是:台湾同胞的生活和现在相比不会有太多变化,仅仅可能是工资少点、开的车便宜点而已。大家该吃吃,该喝喝,该玩玩,该小确幸继续小确幸,没什么改变。台湾社会还是温良恭俭让,还是“浓浓的人情味”,大家共度时艰就是了嘛。

这种想法在台湾尤其浓烈,其表现就是,很多台湾同胞面对大陆的时候,时不时表现出的那种——你们大陆人这么在意国家强盛,在我们看来非常可笑。虽然你们有什么超级计算机,什么J20,但那和百姓生活有什么关系呢?我们台湾有小确幸,有温情的民主社会,有你们没有的选票。虽然我们没有那些强国的东西,但不妨碍我们过美好的日子啊。

龙应台更简单更直白地做了概括——我不在乎大国崛起,我只在乎小民尊严——硬生生把国家发展和普通民众的生活割裂甚至对立起来:

       我们就从“大国崛起”这个词说起吧。我很愿意看到中国的崛起,可是我希望它是以文明的力量来崛起的。

  如何衡量文明?我愿意跟大家分享我自己衡量文明的一把尺。它不太难。看一个城市的文明的程度,就看这个城市怎样对待它的精神病人,它对于残障者的服务做到什么地步,它对鳏寡孤独的照顾到什么程度,它怎样对待所谓的盲流民工底层人民。对我而言,这是非常具体的文明的尺度。

  一个国家文明到哪里,我看这个国家怎么对待外来移民,怎么对待它的少数族群。我观察这个国家的多数如何对待它的少数——这当然也包含十三亿人如何对待两千三百万人!

       谁在乎“大国崛起”?至少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刚才我所说的文明刻度——你这大国怎么对待你的弱势与少数,你怎么包容意见不同的异议份子,这,才是我在乎的。如果说,所谓的大国崛起,它的人民所引以自豪的,是军事的耀武扬威,经济的财大气粗,政治势力的唯我独尊,那我宁可它不崛起,因为这种性质的崛起,很可能最终为它自己的人民以及人类社区带来灾难和危险。

——《龙应台:我们的“中国梦”――北大演讲全文》

单就龙应台举的几个例子,包括精神病人、残障者、鳏寡孤独等等这些体现社会对弱势群体的关心上,台湾现在确实比大陆做的好。但这是建立在什么上的呢?

要知道,精神病人、残障者、鳏寡孤独,这些都是从事社会生产较少,甚至完全无法提供社会生产贡献的人群,他们更依赖于社会单方面对他们的付出。而这种单方面付出,是建立在社会较为成熟的发展程度上,是建立在社会有较多富余资源的程度上。换句话说,这样的“温情”,这样的人权,正是建立在物质基础之上的。

如果这种“社会富余资源”不再存在了呢?如果物质基础被抽掉了呢?这些弱势群体成为首当其冲的受害者是很自然的,而接下来,就是普通民众。

  诺格拉(JulioNoguera)原本在一家面包店上班,生活无忧,但最近他失去了工作,每天都不得不将傍晚的时间用来在垃圾堆里翻找食物。
“我只能到这里来找吃的,因为如果我不这么做,就只能活活饿死。”诺格拉今天的收获是一堆发霉的土豆,“现在的局面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没有人帮助别人,也没有人派发食物。

  ”在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最初原本只是失业者每天傍晚在商家抛弃的烂水果和蔬菜当中翻找,但现在,这支“破烂大军”的队伍已经空前壮大,小企业主、大学学生、退休的老人等等都已经加入进来。这些新成员原本以为自己是属于可以高枕无忧的中产阶级,但是三位数的通货膨胀、食品短缺和货币的崩溃却让他们的生活水准一日千里。
垃圾堆里觅食委内瑞拉中产阶级梦碎

委内瑞拉当年也是过的很滋润的,但现在为什么沦落成了这样的窘境?很简单,石油价格下降了。换句话说,委内瑞拉的石油换不来像之前这么多的外汇了,他们就无法用这些外汇来购买各种必需品,生活水平自然大幅下降。

台湾的道路是同样的,一旦台湾半导体产业这只生金蛋的鸡被用商业竞争手段摧毁(当然,其他残余产业在大陆的粉碎机面前同样不会独善其身),台湾的外汇收入也将大幅度下降。

而台湾的粮食自给率呢,2011年的数据,是只有30%左右(来源:台湾粮食自给率低至三成二)。当然,台湾粮食自给率现在低,一定程度是因为有外部粮食竞争的结果,但三成二也确实太低了,一旦出事,是无法完全保证自给的。台湾农场面积零碎狭小,到上世纪90年代末,平均每户耕地面积为1.1公顷,每人耕地面积为0.2公顷。这样的农场结构严重阻碍着农业机械化的推行与生产力的提高,大型农业机械使用率偏低,这决定了台湾的粮食生产不会有太多的潜力可挖。而粮食问题只是一小部分,像台湾这种地域狭小人口不多的海岛,必然有大量日常产品是需要从岛外进口,才能维持台湾岛上正常的现代化生活的。

有很多日常的服务和产品,当充足的时候,可能都觉察不到它们的存在。而一旦紧缺,它们的重要性才会被人记起——就像委内瑞拉垃圾堆里面的食物一样。

台湾得益于暂时还有竞争力的部分技术,已经过了很久的舒适现代化生活。一旦台湾无法提供足够外界所需要的工业品,也就没有外汇去换取维持现代化生活所需要的各种基础产品。如果台湾的工业能力逐渐在外部竞争中被剥夺之后,这样的现代化生活也将随之大幅度倒退甚至崩溃。

崩溃之后是什么样子呢?与想象中的对外仇恨不同,战争将首先在台湾社会内部爆发——为了争夺最基本的生活资源——就像今天为了食物的普通委内瑞拉人一样。

  “移民结束了!”智子再次鞠躬,“谢谢各位,谢谢所有的人!这是一个伟人的壮举,可以和原始人类在几万年前走出非洲相比。两个文明的新纪元开始了!”
这时,会场的所有人都紧张地抬起头来,外面又传来一声爆炸,会场上方的三盏长条形吊灯摇晃起来,所有的影子也随着晃动,仿佛大厦摇摇欲坠。智子的声音在继续:
“在伟大的三体舰队给你们带来美好的新生活之前,所有人还必须经历艰难的三个月.我希望人类的表现像这次移民一样出色!
“现在我宣布:澳大利亚保留地与外界完全隔绝,七个强互作用力宇宙探测器和地球治安军将对这块大陆实施严密封锁,任何企图离开澳大利亚的人都将被视为三体世界领土的侵略者而坚决消灭!
“对地球的去威胁化将继续进行,这三个月的时间,保留地必须处于低技术的农业社会状态,禁止使用包括电力在内的任何现代技术。各位都已看到,治安军正在系统地拆除澳大利亚所有的发电设施。”
程心周围的人们都互相交换着日光,每个人都希望别人帮助自己把握智子最后一段话中的含义,因为那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这是屠杀!”会场中有人声嘶力竭地喊道,所有的影子仍在摇晃,像绞架上的尸体。
这是屠杀。
本来,四十二亿人在澳大利亚生活并不是一件难以想象的事,移民完成后,澳大利亚的人口密度为每平方公里五百多人,比移民前日本的人口密度高不太多。
先前设想中,人类在澳大利亚的生存是以高效率农业生产为基础的,在移民的过程中。有大批农业工厂也迁移到澳大利亚,一部分已经重新装配完成。在农业工厂里,经过基因改造的农作物以高出传作物几十倍的速度生长,但自然的光照不可能为这种生长提供足够量,只能使用人工产生的超强光照,这就需要大量的电力。
一旦电力中断,在这些农业工厂的培养槽中,那些能够吸收紫外线甚至X 射线进行光合作用的农作物,将在一两天内腐烂。
而现有的存粮,只够四十二亿人维持一个月。
“您的这种理解让我无法理解。”智子对喊“屠杀”的人露出真诚的迷惑表情。
“那粮食呢?!粮食从哪里来?!”又有人喊道,他们对智子的恐惧已经消失,只剩下极度的绝望‘
智子环视大厅中所有的人,“粮食? 这不都是粮食?每个人看看你们的周围,都是粮食,活生生的粮食。”
智子是很平静地说出这话的,好像真的是在提醒人们被遗忘的粮仓。

——《三体Ⅲ·死神永生》

当然,《三体》中的智子不需要考虑地球人类的观感,所以可以采用直接破坏基础设施这种手段。但对于台湾问题则不行,大陆剥夺台湾工业能力的方式,只能用看不见的手。

即使是智子,完成把42亿地球人类集中到澳大利亚这种艰巨工作,也要靠治安军的配合。同样,要剥夺台湾工业能力,大陆也需要台湾内部的配合——要让台湾自己走上挡车而不是上车的道路。

几十年前的台湾社会是没有“小确幸”的,那是台湾朝气蓬勃的时代。而今天,暮气笼罩下的台湾,年轻人既然看不到未来,看不到希望,那就自然会把注意力集中在目前还能把握的温暖生活上,自然会钟情于“小确幸”。但是随着暮气的继续加深,“小确幸”也只是一种“一过性”的现象。

委内瑞拉拥有的石油毕竟是工业社会的血液,而且埋在地下谁也拿不走,随着石油价格回暖,委内瑞拉还是会再缓过来的。但是至于台湾赖以生存的工业能力,一旦没了……想想被拆毁了发电设施却还有42亿人口要吃饭的澳大利亚吧。

没了整体的崛起,原本普遍且默认就有的个体尊严也将不复存在。接下来,尊严只能靠每个个体自己去争取了,而这种争取的方式,往往也是社会内部残酷的零和游戏。

希望各位台湾同胞在20年之后,都能吃掉粮食而生存下来,坚持到统一之后带来的美好新生活,而不是在那之前就被粮食吃掉。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耍Q-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 未来20年,大陆应该如何更优雅地处理台湾问题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