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Q
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未来20年,大陆应该如何更优雅地处理台湾问题

九、请用文明说服我

现在,随着中国大陆实力扩张,台湾有一部分人也渐渐开始了解对岸的一些信息,知道了相比于台湾而言,中国大陆的日益强大;也知道了,在这种强大面前,台湾独立是做不到的。

但是,在事实面前,这些人衍生出了另外一种优越感——你虽然强大,但是你暴力野蛮;我虽然弱小,但是我文明精致温情优雅充满爱。你现在非要统一我,就像一个粗野低俗的流氓要强暴善良美丽的少女一样,是野蛮对文明的破坏,是暴政对良知的摧残。虽然我柔弱,但是我站在历史、正义、文明、崇高的一面,你就算能得到我的身体,但永远得不到我的灵魂,文明世界会永远鄙视你,蔑视你!虽然我只是一根有思想的脆弱的芦苇,但是,在强大的邪恶势力面前,热爱文明的台湾人和自由世界,会流尽最后一滴血,来保护台湾这片美丽的土地不受独裁专制共产主义的荼毒!

写的很“普世”吧,我自己都被自己写的东西感动了。

但这种情绪并不是我自己编造的,事实上,从大陆公知,到台湾蓝绿,都有这种类似的优越感。
看一段台湾蓝营媒体的文章:

大陸學者彭小華2月隨同漢學家丈夫白亞仁到台灣進行學術訪問,一待就是1個半月,她深深被「最美風景」震撼……

彭小華說,這1個半月走訪了東西兩岸主要的城市和景點,更在餐館、書店、美術館、計程車、咖啡館等公共場所與台灣人互動,最吸引她的不是自然風景或美食,而是台灣人自然的微笑、公共場所中的秩序感、對言行的收斂、對他人的友善與謙讓,「不像美國人那樣熱情到有些誇張,也不像英國人那樣有距離的禮貌,真正是恰恰好。」

1個半月時光,彭小華除了深深體會台灣服務人員的熱情和賓至如歸的感覺,更從小細節看見感動。她說,一次台北下著大雨,她和丈夫離公車站牌還有50公尺,一看到車來趕忙奔上前,這時司機體貼的在他們身邊停下;一日天氣炎熱,她坐在台南街頭一輛摩托車上休息,碰上女車主回來,竟向她道歉,表示要將車騎走,建議可以改坐旁邊的機車;又一次買水果,她買了蘋果和柳橙,突然對一種不知名的水果感到好奇,老闆說叫芭樂,並送一顆給她嘗,還堅持不收錢。

在許多地方,彭小華看見了台灣社會濃厚的人文關懷,像是街道上設有舊衣回收箱、公車上有書籍流通袋、公車除了「博愛座」還有輪椅安放處、火車有夜間婦女候車區......。她讚嘆台灣的文明,到多偏遠的地方廁所都很乾淨,有獨立可關門的廁位,還附有衛生紙和烘手機。此外,台灣致力於保護、發揚原住民文化,兩性平權更是世界有目共睹,「台灣的女性從政人數比美國還高出十多個百分點」。

在台灣的種種衝擊,彭小華不禁反思,歐美人們同樣展現著秩序、謙讓、友善,但畢竟是異文化,前往這些發達國家心中早有想法,甚至覺得理所當然;但台灣和大陸有著共同文化,「怎麼他們的社會氛圍、人們的言談舉止,跟我們有這麼大的差別?」

彭小華認為,不論學者、文化人到計程車司機,都對台灣文化感到驕傲,也對台灣人的身份感覺良好,「我喜歡台灣人的風範,如果可以選擇,我願意選擇生活在台灣那樣的社會。」這裡和大陸不同,沒有言辭粗野的橫沖直撞,「文明不是寫在書上的,而是內化於社會成員內心深處並通過人際互動在舉手投足間表現出來。」

儘管台灣地不大、物不博、經濟不發達、軍事不強大,但幸福指數遠勝中國大陸;她也明白,多數台灣人避談對大陸的看法,本土意識逐漸高漲,願意一直維持現狀。她建議,該以台灣為範本,努力、主動學習,「台灣提供了一個很好的先例和範本,可資學習、借鑒。」

原文網址: 文明不是寫在書上 陸學者訪台45天好震撼:看見了最美風景
至于绿营媒体,说的就更直白了:

大陆自由派里面也广泛存在这种“替台湾优越”的心态,并把统一台湾视作为对文明的反动。例如下面这种互联网上到处可见的低级水平的公知文:

解放台湾是野蛮挑战文明

文明:规则和规矩。规则,约定俗成的章程;规矩,行事的尺度。

野蛮:弱肉强食,为所欲为。

文明社会:按规则游戏,强调处事底线的社会。

野蛮社会:行事无视规律,处事不择手段的社会。

解放:割断绳索,打开牢笼。

台湾是个宪政法治、人权自由、政治民主,法制公正、权利公平正在逐步成为社会核心价值的社会。世界上所有高度文明的社会没有例外地都给予出示中华民国护照的人免签待遇。台湾人思想自由,远离了对官府和权力的恐惧。

台湾人好不容易挣脱了绳索,把曾经张牙舞爪的“老虎”关进了牢笼。解放,在台湾人(民)看来无疑于从新失去自由,打开“虎”笼。

来源:解放台湾是野蛮挑战文明--虚拟世界里真实的知青大叔欢迎您的到来--凤凰网博客

在台湾蓝绿和大陆公知这种言论的逻辑体系中,中国完成国家统一,收复台湾的行为,甚至被歪曲成了像“蒙元灭宋”这种人类文明倒退的悲剧。

面对这种言论,大陆很多网友嗤之以鼻,但却又难以痛快的回击(台湾诈骗案曝光之后还好了点),因为毕竟台湾社会的成熟度确实比大陆高一点,至少现在是这样。

怎么摆脱这种“野蛮毁灭文明”的指责呢?其实很简单,在大陆继续文明的同时,让台湾自己变成野蛮,问题就解决了。

前面已经说过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大陆这些年的硬实力上升过程,同样也是公民素质、政府执政能力、社会文明程度、对弱势群体关注程度的上升的过程。随着这种硬实力继续上升,相应的上层建筑层面也自然会继续完善。

同理,台湾的生产力和经济基础衰退崩塌了,上层建筑层面还能独善其身?

如果你是台湾官员:经济越来越不好,我平时如果收10%回扣,那这个时候是不是可以收20%,才能保证灰色收入不下降呢?
如果你是台湾的妈妈,如果孩子想在六一儿童节要一个鸡腿当礼物,你又没钱,是不是可以考虑去超市偷一个过来?
如果你是妻子,丈夫失业了,家里又要用钱,孩子又要上学。但自己也找不到工作,是不是可以考虑去红灯区转转?几晚上的钱就能救急,为什么不去呢?你那点贞操和全家的生计相比,哪个更重要?再说老公也会理解的,也许他还会用机车带你去。
如果你是丈夫,你累了一天,妻子却在饭桌上絮絮叨叨埋怨你挣不到钱,说你不如隔壁老王,你能忍下这样对男人尊严的侮辱吗?厨房里有把菜刀,而且也挺快的。当然,如果不想用的话,窗台也没封,去吧,只要短短几秒,你就从这种看不到希望的日子中解脱了,就可以融化在蓝天里了。
如果你是学生,明知毕业了又找不到什么好工作,为什么要好好学习呢?读书有什么用处呢?你看看隔壁的小芳,人家不学习天天花枝招展坐豪车,你能经受这种诱惑吗?你看看小学同学小强,跟了当立委的黑帮老大做打手,天天吃香喝辣泡妞,是不是应学习一下?
如果你是年轻人,看到民进党时代力量走马灯玩个不停,父母收入和自己零用钱却越来越少,是不是应该去“立法院”和“总统府”发泄一下,有警察拦着,愤怒的你难道能忍住揍他的冲动吗?反抗暴政难道有错吗?
如果你是学校混混,收保护费的收入越来越少,这说明什么呢?肯定是这帮崽子要钱不要命啊,说明你的手段应该更狠一点啊,更暴力一点啊,不然怎么能让他们吐钱呢?
如果你是做方便面的,不加点塑化剂,对的起你的员工们吗?他们都指望着你养活呢。
如果你是民众,政府分发的食物不足的时候,超市不是就在眼前吗?委内瑞拉人已经做过榜样了,动手吧。
如果你是普通民众,台湾的军公教占了这么多资源,眼红吗?公平吗?经济好的时候还能忍,现在我吃不上喝不上,你们这帮东西还在这里多吃多占,是不是可以在某一次遭遇社会不公之后,把气撒到他们身上,弄死弄伤一两个?
如果你是政客,之前可能台上打打,台下一起吃饭。但现在油水少了,要真刀真枪拼了,那个小子抢你生意,是不是找个人弄死他?
如果你是军官,政府的军饷发不到位,是不是应该搞个兵谏啥的?
如果你是政府部门领导或者是公司高管,面对裁员潮,你就对那些凑上来或者不凑上来的年轻女下属不动心?如果你是女下属,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如果你是失业人员或者看不到希望,看到台北大街上衣着讲究的人,你就不生气?就没想过自己拿刀砍死他们?(链接:台湾连发随机砍人事件:有人讨厌警察 有人“喜欢杀人”)
如果在洗劫之后的711里,你和朋友同时看到一袋馒头,你是发扬“温良恭俭让”的台湾精神,然后让妻子女儿饿肚子,还是狠狠一拳把他打跑,履行一个男人,一个父亲的责任?

下面这段是民国的日常,当然,21世纪的台湾应该还不至于到这种田地,不过“觉醒青年”们可以向这个方向努力:

一连三年都闹荒,全家只好出去要饭。晋城县城里简直糟透了。好些做娘的把刚生下的孩子撂进河里,大街上不少孩子四处转着找不到大人。我们被迫卖了大闺女,那年她已经十四岁了。我们寻思,饿死不如逃荒去,就把一点点家什全卖掉了。我拿起一根扁担,一头挑上铺盖卷儿,一头挑上小子,抬腿就奔了长治。小子一路上饿得连哭带喊。我们在一家大门前头歇下脚,小子哭得可怜,里边一个女人出来看了看。我们在那儿停了三夭。第四天早起,那女人说她想买这个小子。我把他安置在坑上睡熟了,到隔壁屋里领了五块银元。人家害怕小子醒来哭着找娘,就把我们撵出去了。我心里觉得苦得不行,卖掉亲生骨肉,滋味真是不好受哇。那天走在路上,我们整整哭了一天。
我险些没有饿死。那夭我躺在大路上,正好过来了一挂大车,赶车的招呼我让开道,我觉得身板虚得不能动弹,心想叫它碾过去算了,可是人家还是由边上绕过去了。
闹荒时,我们都吃树叶和酷槽。因为肚饥,身体虚得不能走路。我上山去寻树叶子,看见人们都为争树叶子厮打起来。我妹子饿死了。我嫂子熬不住饥,跑出去再没有回来。我表姐被迫当了地主的小老婆。
我和孩子们去给人象间苗,一总才挣下了半升小米,每顿饭只抓一小捧跟野莱搅在一起吃。娃们都挺成了大肚子,瘦得皮包骨头。没过多久,那个小的就起不来了。他害了红痢,睡在炕上,从屁眼里爬出了好多好多虫子,足足有一盆,赶他死后还一股劲往外拱。小闺女吃不上奶,因为我白己也没有吃的。不用说,她也死了。
人们一说到过去,就泣不成声,听他们讲述的人也无法忍住自己的眼泪。然而,当这些苦难和恐惧积累多了,人们的惑觉变得麻木了。过去的生活中充满了野蛮、残酷、恐怖,人们也不感到心惊了。虫子从奄奄一息的孩子身体里爬出来,象买卖牲畜一样地买卖妇孺,把人活活毒打而死,为着争抢树叶而互相厮打—这一切人们已经习以为常了。不可想象的事物都变得平淡无奇了。”
——[美]韩丁 著:《翻身》,北京出版社1980年10月版,第46-48页

当大环境恶化之后,人们首先想到的,是内部资源的争夺,这是生物的本能。

如果猴山上有一群猴子,你断绝了它们的饲料,然后训练要求它们彬彬有礼互相谦让,是做不到的。它们之间必然会为了有限的食物而发生你死我活的战争。

同理,一群人组成的社会,只有仓廪足才知礼节,只有衣食足才知荣辱。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而不是上层建筑决定经济基础。

在这种恶化的环境下,文明必然会跌落到野蛮,上层建筑必然会跌落回和此时的生产力和经济基础相适应的状态,至于跌落到什么程度,那就要看台湾的工业能力被剥夺到什么程度,剩余工业能力越低,资源越少,台湾内部的争斗就会以越残酷越赤裸越血淋淋的形象表现出来。所谓的“中华文明在台湾”、“温良恭俭让”失去了赖以支撑的经济骨架,社会个体将会以互相伤害的行为,自然露出他/她丑陋的一面,使得整体变成一个野蛮、弱肉强食、为所欲为、处事不择手段的社会。

人性是很脆弱的东西,最好少去考验它。

同时,中国大陆这边,要做好的就是自己的事情。由于台湾经济已经选择站在大陆这辆车的对立面,所以,中国崛起,和台湾衰落,二者就是同一件事情。前者发生必然导致后者出现,这是一场近似的零和游戏。这样,大陆文明程度的提升,和台湾野蛮程度的堕落,二者也将会同时发生。

其实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大陆什么出格的事情都没有做,连制裁台湾都没有,仅仅是发展自己的经济,搞好我们自己的产业而已。大陆人A完成了一个新芯片的流片,大陆人B完成了一个好的APP的开发,大陆人C完成了一种芯片生产的新工艺,大陆人D完成了一种新型号的光刻机的生产,大陆人E在量子计算机领域又取得了一个新成果……勤劳工作,改善生活,这些也有错吗?

这些成果将绞死台湾的产业,摧毁台湾的工业能力,同时又不物理性介入台湾内部事务,只是远远地抽掉台湾社会赖以维系的经济骨架,然后坐视台湾残余的上层建筑自己崩塌,以自我撕咬的方式,完成这个社会堕落过程。

那个时候,中国大陆面对台湾社会的观感呢?

台湾人为什么都不讲规矩,签了合同不遵守?
台湾人为什么上厕所不关门?
台湾人为什么喜欢偷东西?
台湾男人为什么会送老婆去卖淫?真不要脸,一看就是不懂中华文明的野蛮人
台湾人为什么喜欢诈骗?
台湾人抢劫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砍手?太可怕了
台湾人居然买卖自己的孩子,居然上街放火,我可不敢去这种不开化的地方
台湾人平常说话做事怎么这么没有教养,这么暴力,没接触过中华文明吗?

就像龙应台的那本书名一样:《请用文明来说服我》

此时的大陆收复台湾,除了国家统一的含义之外,还有文明社会对野蛮社会的拯救。大陆将教给台湾社会以下概念:什么是文明社会的规则,什么是法制,什么是中华文明,什么是温良恭俭让,什么是公平正义,什么是独立人格,什么是社会公德,什么是崇高理念,什么是诗和远方。

这样的台湾,统一之后将不再有什么面对大陆时的道德优越感和傲娇心态。在大陆文明社会的感召力之下,来自野蛮世界的台湾同胞会非常谦虚好学倾慕。这样的统一,效果好,成本低,后遗症少,融合彻底。

当然,还是那句话,要实现这样的零和游戏,需要台湾内部的配合,需要民进党和时代力量,需要台湾的年轻天然独一代来帮助我们。

请用文明说服我。
好的,我用文明说服你。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耍Q-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 未来20年,大陆应该如何更优雅地处理台湾问题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